• 欢迎访问电子书基地

图书详情

image

山之四季( 精装典藏版,配精美彩插)

定价:¥58
ISBN:9787544299732

编辑推荐松浦弥太郎力荐!唯美主义作家高村光太郎的山中生活随笔集,配彩色插图 东方的瓦尔登湖,七年的山居时光,一减再减,几近留白 十六篇文字如实记录质朴而宁静的山居时光,用笔雕刻爱与美 知名翻译家郑民钦......

编辑推荐

松浦弥太郎力荐!唯美主义作家高村光太郎的山中生活随笔集,配彩色插图

东方的“瓦尔登湖”,七年的山居时光,一减再减,几近留白

十六篇文字如实记录质朴而宁静的山居时光,用笔雕刻爱与美

知名翻译家郑民钦倾情翻译,译本唯美诗意,洒脱自然

获国际插画大奖的知名插画师,用十二幅四季风物插图,描摹作者的诗意人生

本书插图获日本插画家协会JIA插画大奖、Hiii Illustration国际插画大赛受欢迎奖

来到山里,我才清楚地知道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每一天蕴含的意义。——高村光太郎

精装双封,四色印刷,知名画师手绘唯美封面

 
内容简介

《山之四季》是唯美主义作家高村光太郎随笔集代表作,他隐居山林七年,用十六篇随笔记录下这段质朴宁静的日子。

“一下雪,我就迫不及待地跑出门外,满头满身披着白雪,其乐无穷。我小屋的周围没有其他人家,只有森林、原野和田地。独坐小屋,由于落雪不似下雨,没有声音,感觉世界宁静岑寂。”

经历一番人生起伏后,他选择在大自然中涤荡心灵,积极地寻找与世界相处的方式。从夏天到冬天,从细雨到飘雪,季节的脚步匆匆走过,七年的山居时光,一减再减,几近留白。文字间充满诗意的韵律和美感,令人想仔细体味一年四时、这匆匆而过的三百六十五天的真意。

 

作者简介

高村光太郎,号碎雨,日本诗人、雕刻家。毕业于东京美术学校,后赴欧美留学。归国后投身唯美主义艺术运动。曾获日本艺术院大奖。战后蛰居山间,写下《山之四季》。

于高村光太郎逝世后设立的“高村光太郎奖”,在日本文学界、雕刻界颇具影响。日本《向学新闻》评价:“他一生的杰作,就是他自己的人生。”

 

刘晓颖,绘本画家、插画师,现为原创绘画工作室“画言所”主编,曾获日本插画协会大奖赛银奖,连获两届美国3x3InternationalIllustration奖,两届HILLILLUSTRATION国际插画大赛欢迎奖,作品入选美国插画家协会第63届年鉴等。插图作品多见于《瑞丽》《ELLE》等杂志,以及经典书的封面。2020年12月于北京坊PageOne书店举办个人画展。

目  录
山之雪
山之人
山之春
山之秋
花卷温泉
陆奥书简
七月一日
过年
积雪未融
开垦
早春的山花
季节的严谨
不知寂寞的孤独—给某夫人的回信
夏天的饮食

山之雪

山之人

山之春

山之秋

花卷温泉

陆奥书简

七月一日

过年

积雪未融

开垦

早春的山花

季节的严谨

不知寂寞的孤独—给某夫人的回信

夏天的饮食

十二月十五日

美与真实的生活

媒体评论

高村光太郎这位诗人和艺术家,一生的杰作,就是他自己的人生。——日本《向学新闻》

高村光太郎在零下二十度的山间从事诗作与农耕,回归自然。——《朝日新闻》

作为诗人和艺术家,高村光太郎是无可挑剔的,作为一个人,他也拥有高远的志向和诚实的品格。——《东京新闻》

《山之四季》描绘了春夏秋冬的四季变换、人与自然的交织交融、新知故人的相知相爱,语言纯真质朴而又清新脱俗,世间的生灵一瞬间在作者的笔下都变得生动起来。——腾讯新闻

在线试读
山之雪
我非常喜欢雪。一下雪,就迫不及待地跑出门外,满头满身披着白雪,觉得其乐无穷。
我住在日本北方岩手县的山中,大概从十一月起就可以看到雪花纷飞。到十二月底,每天所见都是漫山遍野一片白皑皑的雪景。这一带的积雪平均大约只有一米,而小屋北侧的积雪却能高至顶,地面低洼处的积雪甚至可到人的胸口。
我居住的小屋距离村子大约四百米,离山更近,周围没有其他人家,只有森林、原野和小块的田地。每到积雪时节,环顾四周,都是白茫茫的世界,不见人影。当然听不到人的声音,也听不到脚步声。独坐小屋,由于落雪不似下雨,没有声音,感觉世界宁静岑寂,自己也仿佛变成了聋子。尽管如此,耳朵还是能听到地炉里薪柴燃烧时发出的噼里啪啦的响声,以及水壶里水烧开时隐隐约约的沸腾声。这样的日子要持续三个月。
积雪深达一米时,难以行走,因而也无人来访。这种时候,我总是在地炉旁独守晨昏,吃饭、读书、工作。独居生活时间一长,就情不自禁地想见人。即便见不到人,能见到其他活物也行,哪怕是小鸟、野兽,也期待着出现在我眼前。
此时让我喜悦的是啄木鸟。啄木鸟夏天不来,秋冬之际飞来居住,时常啄我居住的小屋,大概是为了吃小屋外面的柱子、木桩、堆积的木柴中的虫子。它啄木的声音很响,笃、笃、笃,节奏急促,仿佛来客敲门,让人不由得想答应一声。由于木头不同,有时候听起来像嗵嗵嗵的声音,一会儿又听见扇动翅膀的吧嗒吧嗒声,是飞到别的木柱上去了。它会仔细倾听木头里面是否有虫子,轻轻“咕嘟”叫一声,然后飞走。我看见啄木鸟在小屋前面的一棵栗子树的树干上不停地啄击,似乎大多是头部微红的绿啄木鸟和白斑黑羽红腹的大斑啄木鸟。此外还有一些叫不上名字的小鸟,每日清晨和薄暮飞来我家,啄食悬垂在房檐下的各种绿色果实,以及草籽。清晨,我还在睡觉的时候,就听见鸟儿在隔扇外面拍动翅膀飞翔的声音,如此真切,仿佛就在枕边飞来飞去一样,觉得十分可爱。我被小鸟催醒,揉着眼睛起床。秋天经常见到雉鸡、铜长尾雉,雪下过以后,就很难见到它们的踪影,只能听见飞到远处池沼里的野鸭的叫声。
说到活物,每当夜幕降临,就有老鼠光临。不知道是赤鼠还是鼷鼠,看上去比普通的家鼠个头小,不怕人,在雪地上从很远的地方跑过来,在我的周围钻来钻去,捡食掉落在榻榻米上的食物。它叼着我放在一旁的用纸包着的面包。我用手敲了敲榻榻米,它一副吃惊的样子,一溜烟跑开,但立刻返回来,又去拖面包。如此与人亲近,我也不忍心用安妥毒死它。这只老鼠早晨不知回到哪儿去,只在晚上才光临我家。

山之雪

我非常喜欢雪。一下雪,就迫不及待地跑出门外,满头满身披着白雪,觉得其乐无穷。

我住在日本北方岩手县的山中,大概从十一月起就可以看到雪花纷飞。到十二月底,每天所见都是漫山遍野一片白皑皑的雪景。这一带的积雪平均大约只有一米,而小屋北侧的积雪却能高至顶,地面低洼处的积雪甚至可到人的胸口。

我居住的小屋距离村子大约四百米,离山更近,周围没有其他人家,只有森林、原野和小块的田地。每到积雪时节,环顾四周,都是白茫茫的世界,不见人影。当然听不到人的声音,也听不到脚步声。独坐小屋,由于落雪不似下雨,没有声音,感觉世界宁静岑寂,自己也仿佛变成了聋子。尽管如此,耳朵还是能听到地炉里薪柴燃烧时发出的噼里啪啦的响声,以及水壶里水烧开时隐隐约约的沸腾声。这样的日子要持续三个月。

积雪深达一米时,难以行走,因而也无人来访。这种时候,我总是在地炉旁独守晨昏,吃饭、读书、工作。独居生活时间一长,就情不自禁地想见人。即便见不到人,能见到其他活物也行,哪怕是小鸟、野兽,也期待着出现在我眼前。

此时让我喜悦的是啄木鸟。啄木鸟夏天不来,秋冬之际飞来居住,时常啄我居住的小屋,大概是为了吃小屋外面的柱子、木桩、堆积的木柴中的虫子。它啄木的声音很响,笃、笃、笃,节奏急促,仿佛来客敲门,让人不由得想答应一声。由于木头不同,有时候听起来像嗵嗵嗵的声音,一会儿又听见扇动翅膀的吧嗒吧嗒声,是飞到别的木柱上去了。它会仔细倾听木头里面是否有虫子,轻轻“咕嘟”叫一声,然后飞走。我看见啄木鸟在小屋前面的一棵栗子树的树干上不停地啄击,似乎大多是头部微红的绿啄木鸟和白斑黑羽红腹的大斑啄木鸟。此外还有一些叫不上名字的小鸟,每日清晨和薄暮飞来我家,啄食悬垂在房檐下的各种绿色果实,以及草籽。清晨,我还在睡觉的时候,就听见鸟儿在隔扇外面拍动翅膀飞翔的声音,如此真切,仿佛就在枕边飞来飞去一样,觉得十分可爱。我被小鸟催醒,揉着眼睛起床。秋天经常见到雉鸡、铜长尾雉,雪下过以后,就很难见到它们的踪影,只能听见飞到远处池沼里的野鸭的叫声。

说到活物,每当夜幕降临,就有老鼠光临。不知道是赤鼠还是鼷鼠,看上去比普通的家鼠个头小,不怕人,在雪地上从很远的地方跑过来,在我的周围钻来钻去,捡食掉落在榻榻米上的食物。它叼着我放在一旁的用纸包着的面包。我用手敲了敲榻榻米,它一副吃惊的样子,一溜烟跑开,但立刻返回来,又去拖面包。如此与人亲近,我也不忍心用安妥毒死它。这只老鼠早晨不知回到哪儿去,只在晚上才光临我家。

山中野兽多半是夜间出来觅食。早晨起来一看,茫茫雪地上留下很多脚印。一看就知道是野兔的足迹,住在乡间的人大概都知道野兔的脚印与其他动物不一样,形状很有趣。如同罗马字母 T 的形状,前面两个大脚印横向并列,后面有两个竖向的小脚印。后面的是兔子前脚的脚印,前面的是兔子后脚的脚印。兔子的后脚比前脚大,行走的时候,前脚按在地上,然后蹦跳起来,后脚落到前脚的前面。兔子的足迹很有意思,会在雪地上画出曲线,一直延伸到远方。雪地上分布着几道这样的曲线,有的兔子来到我家外面的水井旁边,大概是来吃我放在井边的青菜、水果的吧。

狐狸会来抓兔子。我家的后山上就住着狐狸,在夜里出没。狐狸的脚印与狗的脚印不一样。狗的脚印两列并行,而狐狸的只有一行,而且向后踢雪,如同穿高跟鞋的女子般优雅利落地走一条直线。我本想,狐狸是四条腿,能走出一条直线应该很难,但它们的确走得很漂亮,我觉得狐狸实在很潇洒。

我喜欢在雪地里行走,一边走一边欣赏各种光线映照下的雪景,美不胜收。因为脚深陷雪里,前行吃力,感觉疲劳,时而稍稍蹲下来歇口气。眼前是一望无边的雪原,有时闪耀着五颜六色的亮光。阳光从身后照射过来,无数雪的结晶体的反光晶莹剔透,如同异彩纷呈的光谱。彩虹般五彩缤纷的细碎闪光斑斓夺目。大雪覆盖着辽阔平坦的原野,犹如沙漠的细沙形成的涟漪,看去如同波浪真实的荡漾。由于光线的正反明暗,颜色也各呈其异。阴暗处的光线泛着青色,明亮处的光线闪耀着淡淡的橙黄色,我以为雪只是单纯的白色,实际上却如此千变万化,奇光异彩,令人惊叹。

美莫过于夜雪。夜间的积雪也发着亮光,能隐隐约约地照见四周,而且似乎笼罩着一层朦朦胧胧的雾霭,又是一番与白昼不同的景色,广袤而深邃,简直就是童话的世界。

夜雪虽然很美,走夜路却十分危险。眼前雪光映照,茫茫雪原,风景哪儿都大同小异,难辨方向。我也曾在家附近的雪原上迷路过。每天都行走的道路,却感觉方向不对,不知不觉走到一个陌生的地方,赶紧回头,好不容易才找到家。

 

书摘插画
插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