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电子书基地

图书详情

image

诗经点醒

定价:¥38
ISBN:9787541150548
作者: 流沙河

编辑推荐 ◆千万观众追捧的腾讯大家人气讲座◆《流沙河讲诗经》进阶版,十场颠覆性的深度解读◆鲜活有趣,画龙点睛。把《诗经》点醒,把读者点醒 内容简介 本书源自著名诗人流沙河先生在腾讯大家文化讲......

编辑推荐

 

◆千万观众追捧的“腾讯大家”人气讲座
◆《流沙河讲诗经》进阶版,十场颠覆性的深度解读
◆鲜活有趣,画龙点睛。把《诗经》点醒,把读者点醒
 
内容简介
      本书源自著名诗人流沙河先生在“腾讯·大家文化讲堂”开设的讲座,分十讲,精选《诗经》中十三首诗歌进行深度解读,对诗中情景和相关社会历史风俗做了合乎情理的复原,颠覆前人解释,令人耳目一新,该讲座点击过千万,好评如潮,腾讯大家编辑部特将讲座整理成文,为此书。

作者简介
流沙河
诗人,编辑,学者。原名余勋坦,四川金堂人,生于一九三一年,幼习古文,做文言文,十七岁发表新文学作品。毕业于四川大学农业化学系,在一九五七年的“反右”运动中,因《草木篇》被点名而落草,“劳动改造”二十年。一九七九年调回四川省文联,任《星星》诗刊编辑。一九八五年起专职写作,出版有《流沙河诗话》《流沙河认字》等著作多种。
目  录
目 录
出版前言
001 周南·关雎
020 周南·汉广
  秦风·蒹葭
038 周南·芣苡
055 邶风·绿衣
  邶风·燕燕
  卫风·硕人
076 邶风·击鼓
092 陈风·泽陂
107 邶风·柏舟
119 周南·汝坟
136 卫风·氓
目 录
出版前言
001 周南·关雎
020 周南·汉广
       秦风·蒹葭
038 周南·芣苡
055 邶风·绿衣
       邶风·燕燕
       卫风·硕人
076 邶风·击鼓
092 陈风·泽陂
107 邶风·柏舟
119 周南·汝坟
136 卫风·氓
156 召南·小星

 
前  言
出版前言

  “诗经点醒”本是流沙河先生在“腾讯大家文化讲堂”上讲解《诗经》的视频,十讲,文字陆续整理出来,正好成了一本书。
  很多人好奇,一位八十好几不会讲普通话的老人为什么还肯拍视频,讲解《诗经》?
  “诗经点醒”缘起是2014年底邀请著名知日作家李长声先生到成都做文化讲座,要找对谈的人,提到了流沙河先生,经冉云飞先生引荐,认识了流沙河先生,并促成了沙河先生出席有李长声、樊建川两位先生共同参与的对谈。流沙河先生演讲慢条斯理、逻辑缜密、材料丰富、语言优美,时而还有些小幽默——老人家的智慧。
  时下,国学热,但滥竽充数者不少。众所周知,流沙河先生对古代典籍、文字音韵都有很深厚的研究,请这样的老人家来讲讲传统文化的基础知识,既能使听众得到真正的文化营养,又能以正视听,当是非常有意义的事。请冉先生帮忙拟定提纲,多次沟通,考虑到流沙河先生的年龄和身体,终敲定讲《诗经》。为何叫“诗经点醒”,流沙河先生说:“所谓‘点醒’,就是一首诗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把它打明叫响,究竟这首诗说的啥,叫‘点醒’。”
出版前言

  “诗经点醒”本是流沙河先生在“腾讯大家文化讲堂”上讲解《诗经》的视频,十讲,文字陆续整理出来,正好成了一本书。
  很多人好奇,一位八十好几不会讲普通话的老人为什么还肯拍视频,讲解《诗经》?
  “诗经点醒”缘起是2014年底邀请著名知日作家李长声先生到成都做文化讲座,要找对谈的人,提到了流沙河先生,经冉云飞先生引荐,认识了流沙河先生,并促成了沙河先生出席有李长声、樊建川两位先生共同参与的对谈。流沙河先生演讲慢条斯理、逻辑缜密、材料丰富、语言优美,时而还有些小幽默——老人家的智慧。
  时下,国学热,但滥竽充数者不少。众所周知,流沙河先生对古代典籍、文字音韵都有很深厚的研究,请这样的老人家来讲讲传统文化的基础知识,既能使听众得到真正的文化营养,又能以正视听,当是非常有意义的事。请冉先生帮忙拟定提纲,多次沟通,考虑到流沙河先生的年龄和身体,终敲定讲《诗经》。为何叫“诗经点醒”,流沙河先生说:“所谓‘点醒’,就是一首诗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把它打明叫响,究竟这首诗说的啥,叫‘点醒’。”
  简单的讲座会容易些,但“诗经点醒”讲座的同时在拍摄。流沙河先生嗓子一直不好,靠黄氏响声丸才能发声,眼睛也惧光,曾建议老先生讲座时带墨镜,但老先生拒绝了——那不合适。所以拍摄团队墨羽文化的灯光设计了很多次,言几又书店在场地上也给予了大力支持。在这样的情况下,一年多的时间,流沙河先生讲了十期的“诗经点醒”,每讲一两个小时不等,从《周南·关雎》到《召南·小星》,一共13首诗歌。
  听流沙河讲《诗经》,有一种迷人的仪式感。他不用PPT,而是用黑板——在开讲之前,他用粉笔把当天要讲的诗工整地抄在黑板上,一笔一画,苍劲有力,而台阶上的听众都静静地坐在那儿,就像小时候坐在教室里一样,等候着,等着老先生写好,拿起竹鞭,开始讲解。在人人手持智能手机的时代,能如此安静地坐在这里听老先生一句一句讲解,大概也是一种幸运。
  流沙河先生不会普通话,讲“诗经点醒”都是成都话,听他用成都话朗诵《诗经》是别有一番韵味的。流沙河先生讲话语速慢、语音标准,所讲内容基本都能让读者听懂。感谢科技的发展,使我们有机会将这些都记录成影像和文字,让更多的人能够分享。这个过程中,赵琼整理出每一讲的文字并编辑,并由冉云飞先生校对。这样,每期的讲座剪辑制作成视频,在腾讯平台播放,文字也由《腾讯·大家》首发。
  “这些好东西都决不会消失,因为一切好东西都永远存在,它们只是像冰一样凝结,而有一天会像花一样重开。”在一次讲座的后,流沙河先生朗诵了戴望舒的《偶成》,他说有一种东西名叫文化,这种东西是任何力量都不能够摧毁的,所以诗终还是流传下来了,让我们有幸可以读到这些美妙的文字。也因此,我们能跟随流沙河先生领略这样的美妙。

  腾讯·大家编辑部

在线试读
《周南》,啥子叫“周南”?周南是一个地理概念。早在商朝末年,
周文王的父亲季历,他是太王的儿子。太王生了三个儿,季历是老幺,所
以取名叫“季”,伯仲叔季那个“季”,历史的“历”——季历。他们姓
“姬”,所以也可以叫他“姬历”,“历”才是他的名字。还在季历那一
代,周国作为一个诸侯国,势力向东南方向大大扩张,原来它是在岐山,
陕南。大家去陕南旅游的那个法门寺,再往北一点就是岐山了,那里是
他们的早的根据地。它的势力顺着两条河流,向东南方扩张:一条是汉
水,汉水走陕南向东流,后流到湖北的汉口进入长江,这条叫汉水,汉
水流域。还有一条叫西汉水,就是再往西点,也是从甘肃发源经过陕南,
进入川北叫嘉陵江,古代叫西汉水。沿着这两条汉江,周国的势力就进入
湖北北部和四川北部。
在季历去世以后,他的儿子姬昌,后来叫周文王。周文王继续壮大他
的诸侯国,势力非常大,整个长江中游、四川北部、陕南、河南南部,一
大片都是他的了,孟子说他当时已经三分天下有其二。所以在商朝末年,
商朝的国王不得已把他升了级,封他为伯,西伯,伯仲叔季的“伯”,
“伯”的古音读“霸”,所以春秋五霸又叫“五伯”,我们现在读的那个音
“伯”“霸”是有差异了,古音就一个,那么就是承认了姬昌的地位。
周南·芣苡
采采芣苡,薄言采之。采采芣苡,薄言有之。
《周南》,啥子叫“周南”?周南是一个地理概念。早在商朝末年,
周文王的父亲季历,他是太王的儿子。太王生了三个儿,季历是老幺,所
以取名叫“季”,伯仲叔季那个“季”,历史的“历”——季历。他们姓
“姬”,所以也可以叫他“姬历”,“历”才是他的名字。还在季历那一
代,周国作为一个诸侯国,势力向东南方向大大扩张,原来它是在岐山,
陕南。大家去陕南旅游的那个法门寺,再往北一点就是岐山了,那里是
他们的早的根据地。它的势力顺着两条河流,向东南方扩张:一条是汉
水,汉水走陕南向东流,后流到湖北的汉口进入长江,这条叫汉水,汉
水流域。还有一条叫西汉水,就是再往西点,也是从甘肃发源经过陕南,
进入川北叫嘉陵江,古代叫西汉水。沿着这两条汉江,周国的势力就进入
湖北北部和四川北部。
在季历去世以后,他的儿子姬昌,后来叫周文王。周文王继续壮大他
的诸侯国,势力非常大,整个长江中游、四川北部、陕南、河南南部,一
大片都是他的了,孟子说他当时已经三分天下有其二。所以在商朝末年,
商朝的国王不得已把他升了级,封他为伯,西伯,伯仲叔季的“伯”,
“伯”的古音读“霸”,所以春秋五霸又叫“五伯”,我们现在读的那个音
“伯”“霸”是有差异了,古音就一个,那么就是承认了姬昌的地位。
周南·芣苡
采采芣苡,薄言采之。采采芣苡,薄言有之。
采采芣苡,薄言掇之。采采芣苡,薄言捋之。
采采芣苡,薄言袺之。采采芣苡,薄言襭之。
这首诗特别短,比前两次讲的诗短得多,题目叫《周南·芣苡》,其
他地方几乎没有见过用这两个字。它们既然都是草头,我们就知道是一种
植物。
“采采芣苡,薄言采之。采采芣苡,薄言有之”,如果按照当时《诗
经》的古音,应该读“采(qì)采(qì)芣苡,薄言采(qì)之。采(qì)
采(qì)芣苡,薄言有(yì)之”。这个“有”的古音读“yì”,这个动
词“采”读“qì”。注意,它是押韵的,“采(qì)采(qì)芣苡,薄言
采(qì)之。采(qì)采(qì)芣苡,薄言有(yì)之”,这个读“yì”的
“有”,和这个“采”(qì)是押韵的。“之”是虚词,不靠它押韵。
那么是什么意思呢?意思非常浅白:“采采芣苡”,就是采哟采
哟采芣苡,“薄言采之”就是采了还要采。就这么简单。什么叫“薄
言”?“薄”就是我们现在说的“迫”,“迫切”的“迫”,四川话读
“pié”,迫(pié)切。“言”就相当于我们现在的形容词“然”,文言文
的“然”。“薄言”就是迫迫然的样子,就是把时间抓得很紧,就是慌慌
忙忙,很迫切,这个“薄”的意思就是“迫切”。这个“薄”是个草头,

本来指的是北方用草编的一种帘子,可以做门帘用,也可以养蚕,下面铺
一层草席。作为名词,就叫“薄”,所以养蚕时,底下铺的席子叫“蚕
薄”。现今我们作“厚薄”的“薄”用,是把名词作形容词用。“采采芣
苡”,采了又采就叫“采采”,“薄言采之”,忙忙慌慌地,我去采。
你们注意,它主诉的口吻,是这个采芣苡的人。一般古代采摘方面的
农事都是妇女来做,我们可以假设她是妇女,在那里采,“薄言采之”,
忙忙慌慌,很迫切地去采。“采采芣苡,薄言有之”,“有”读“yì”,这
个好像不通,采都采着了,当然有啊。它这个“有”的意思,古今意义有
所不同,这个“有”就是“所有,为我所有”。你们要注意这个“有”字
在这里非常重要。你好生想,如果是在人民公社,田里头采什么,你就不
能说“薄言有之”,因为那个不是你的,是公家的。强调这个“有”,就
是哪个采到哪个就有。儿歌唱的“鸡公叫,鹅公叫,哪个拣到哪个要”,
这个就是哪个采到哪个要。你就晓得了,这肯定不是田里面的庄稼。她为
什么要“薄言”,很迫切的样子?如果是一个人在那里采绝无此事,显然
是一群人在那里采,各人采到各人有。对了,我们逆推上去,这不是
人民公社田里面的庄稼,也不是他们说的西周奴隶社会在农田里面做那个
活路,如果是奴隶社会怎么能够归奴隶所有呢?如果是自己一家农民种到
田里面的,她用不着“薄言采之”,她自己去收获,她可以有条不紊地
去,怎么会抢着这样去?这个“芣苡”究竟是什么,就可以推测出来了:
不是大田农作物,大田农作物不可能谁人采谁人所有,的可能,
是野生的!这是一种野生植物。到这个时候正值成熟了,那么一大群乡村
妇女都去采,所以才有“薄言”,忙忙慌慌地抢着采,看哪个采得多,采
得多就归其所有。
历来解释这个“有”都没有注意到这点。《诗经》上面从早的权
威,东汉郑玄起,就讲的是“多”的意思,就说有很多了。这不在多少,
这个涉及所有权和私有制的关系,显然这个“有”是私有,所以什么奴

隶社会那一套都是一种假设。我在《诗经》里面没看到半点奴隶社会的影
子。奴隶那时有,从古到今,到今天都还有奴隶。很多被贩卖到煤矿去
的,黑煤矿、血煤那些就是奴隶,但我们没有说现在是奴隶制社会。历史
上究竟有没有这样一种奴隶社会?因为按照原来主流说法是,先是原始共
产主义,后来是奴隶社会,再来封建社会,之后资本主义社会,社会主义
社会,共产主义社会。这个《诗经》里面没有,没有什么奴隶制。
这里有三行,一行字在《诗经》中叫一章。为什么叫一章呢?你们注
意,那个“章”字,上面是一个“音”,是指的音乐,从前的这个音乐作
品要分章,就我们现在的段,比如一首歌三段,反复地唱,这个就是那样
的。一段就是一章,上面一个“音”,底下一个“十”,那个“十”不是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的意思,是每一段完了打个“十”字符号,告诉你
这段完了,所以叫一章、二章、三章。
把章讲了,第二章就没有什么讲头了,只有这一个字(掇),四
川话读“zhui”,普通话读“duō”,是什么意思?掉了一颗纽子,拿手去
捡起来,就叫“掇”。我刚才说的是一种植物,去采这个植物,不发生这
样的情况,不会用这种“掇”字。一株植物,一株,比如摘什么草、菜,
比如摘下它就落下去,落下去也用不着“掇”嘛,因为“掇”是用食指、
拇指捡起来。我们可以推测,是采的这种植物的籽实,就是它结的籽,只
有采结的这个籽有时候落下去了,所以才需要“掇”,捡起来。捡起来都
要“薄言”,忙忙慌慌拣起来,为什么要忙忙慌慌?你不拣起来,别人捡
回去就是别人的了,所以这个更加让我们可以间接了解,这是一种大
田作物以外的、野生的,而且它要结这个果实、种子的,它才会存在这样
“掇”的情况。
“采采芣苡,薄言捋之”,什么叫“捋”?这个叫“捋”——从前的
匪,抢人家那些太太手上戴的玉镯,玉的圈子,把手拉住,一把就捋下
来,这么一捋,就是我们说的给她捋下来,“哗”一声就拉下来。要用这

个动词,我们晓得了,绝不是摘什么青菜、白菜、豌豆尖这些,因为那个
没有,不存在这样子“捋”的这个动作。只有一些庄稼,比如说水稻成熟
了,可以抓住它这个水稻的穗子下面,这只手“哗”就把它捋下来。可惜
它又不是水稻,那就更加坐实了,是在叫“芣苡”的植物的苗架上面,把
它的籽实、果实捋下来。这样,我们就像破案一样,这个圈越收越小了。
然后接着第三段“薄言袺之”,什么叫“袺”?今天的服装变了,从
前的妇女上面穿的衣服,衣服前面就叫襟,这只手把这个衣襟捻起来,摘了
往里面放,就叫“袺”。这个你就晓得了,不是采,采一株草,一株什
么植物,因为那个怎么可能这样呢?如果是摘那些整个植物的话,应该提个
篼篼,丢到篼篼里,她拿衣襟,就往这儿放,一放这儿就满了。
“采采芣苡,薄言襭之。”什么叫“襭”?裙子长,把裙子底下两个
手捞起来,下摆捞起来,扎到腰带上,就有这么宽。你们采过棉花的就知
道,我种过棉花,也采过棉花,把围腰(裙)拿上来,扎到腰上,两个手
忙起抓,往里面塞。刚才还采得少,一只手提起,用一只手这样放,后来
多了,干脆把裙子捞起来扎起,两个手这样捋,而且仍然是“薄言”,忙
忙慌慌地,跟人家抢。很多妇女都在那里摘,我们从“襭”跟“袺”动作
可以推测肯定是妇女了,从她的衣服上可以看出来。
那么现在我们就要说,这究竟是一种什么植物?历来“芣苡”这种
植物,战国时代一部书叫《尔雅》,“尔”用在那里要读“lì”,叫“尔
(lì)雅”,“雅”是指的《诗经》,“尔”(lì)就是附在上面,附在
《诗经》上面的一部著作。《尔(lì)雅》我们现在写出来是《尔雅》,就
专门解释《诗经》中的各种名词、动词,这个是战国时候的著作。原来还
有一些说法,说是西周时代周公著的,这不可信,周公活不到那么大的年
纪,因为《诗经》有些是东周以后的诗,它都要解释上面很多字,因此不
是周公,那么就是战国时代,是解释“芣苡”是什么东西。
你要知道这种植物在战国时代已经成问题了,成什么问题?究竟这种

植物是什么东西?《尔雅》上面解释为“车前草”。摘车前草,忙忙慌慌
跑去摘,那么急迫跑去摘,是什么意思?这真是难以想象。你们没有采摘
过车前草,我采摘过。车前草不是采。车前草在家常用药方面,主要是利
小便,有时候,有什么膀胱炎啊,小便黄、骚、刺痛,就要摘车前草。是
怎样摘?拿个竹子锹锹,要连根。车前草的根一拃多长,嫩白的,很长,
直接蹿到底下,因此不可能这样采,更不可能这样捋,也不存在掇,要捡
起来,那个不存在落到底下的,而且更不需要拿衣襟兜这么多,只要几
株,全家熬喝那个水就够了。要让一个衣襟装满,又不是豌豆尖,要那么
多来干吗,又不做菜。而且那个是泻药,不能吃多了,也不可能拿去卖,
因为车前草到处都有,屋前屋后。
但是战国时代就已经说的是车前草。后来的人聪明了,看到这个诗的
前面还有一个小的序,这个序当然不是西周那个时代的,是西周流行这首
民歌,到春秋孔子那个时代,把它们搜集起来,搜集起来就有好多专家来
传授《诗经》,为了要传授,要解释这个是怎样一回事,前面就要有一个
序。这个《诗经》的序是汉代卫宏写的,这首诗前面有一句叫“和平则妇人
乐有子矣”,翻译出来就是:不打仗了,女人们就想要生娃娃了。“和平则
妇人乐有子矣”,给我们递了点子(透露信息),怎样去理解这首诗。所以
这些人就想到车前草,就把车前草拿去抵起(当答案)。
这个冤案到明代才弄清楚。宋代有个很有名的医生叫寇宗奭,亲自做
实验,中医(实验)他做了好多例,发现荒谬,不可能是车前
草。因为他拿样试过,也去统计过,车前草对怀孕毫无帮助。不但毫无
帮助,孕妇还忌服车前草,车前草能够使二便滑利,容易导致流产,所以
到宋代才有专门的医学家寇宗奭,写成文章,做了实验,做了调查,推翻
了,不是车前草。
那么又有聪明人出来说,说是车前草的种子——你看车前草成熟了
以后,中间抽一个穗,穗上面结了很多小的籽,每颗籽只有半颗米那样
·
大——这个就符合“薄言捋之”,因为你把它“捋”下来,有时候有些渣
渣掉到地上还要捡起来。但是可惜这种说法也讲不过去,因为车前草的种
子并不利于妇女受孕,更不利于保胎,其药性和车前草的植株整体一样
的,主要是治膀胱系统发炎,与生娃娃无关。那么究竟它是个啥子?
车前草不是了,那么又有后人说,有一种草叫益母草,为什么要采这
个呢?因为“和平则妇人乐有子矣”,不打仗了,妇女们很有兴趣生个娃
娃。那么这个益母草治什么呢?治妇女恶疾。从前把这个疾,有一种不好
说的,特别是妇科的,都叫恶疾。那么这就成问题了,是不是这些妇女,
在这儿采的,个个都害了妇科的什么严重病症,现来这样子采?这个也很
难想象的,固然有那些妇科疾病,也不至于有这么多人这样嘛,如果从
前的人都是这样,那说不定这个民族早都死绝了,哪还有那么多人,现在
十三亿。更不是益母草,而且益母草不存在这个动词跟这个动词,“掇”
跟“捋”,益母草用不着“捋”,都不是。
这是什么呢,在什么地方有记载呢?有一部书叫《尚书》,又称《书》
和《书经》。诗书,诗书——诗是《诗经》,书是《书经》就是《尚书》。
《尚书》中间有一部分是《周书》,就是西周时代的一些官方布告、
领导人讲话、周公的指示,记下来。中间有一篇叫《王会》记载了周
天子的朝会,万邦来朝,各个地方的小国,献上他们当地的土特产。那么
少数民族也来献,从前的少数民族很笼统的,因为是大汉族主义,完全站
在汉人的立场看他们,东夷西戎、南蛮北狄就概括完了,没有人家单独的
民族的。
西周的初期是两个首都,一个是陕西的镐京,一个在河南的洛阳,后
来政治中心迁到洛阳,那么洛阳的西面,从前把人家很多地方都当作是蛮
夷戎狄,西边指的就是陕西、甘肃,都算在西戎后面,说西戎那边献了,
给周天子献了有一种土特产叫“桴以”,书上是这两个字,说献的这种东
西叫“桴以”,那么后人怎样解释,这是一种什么东西?注意到它是木旁

了,叫“桴以”。人们说,这里的“芣苡”就是这个“桴以”,这个“桴
以”是个什么东西?在当时已经传说得非常神奇了,是说一种木本植物,
上面结的果实,果实的形状像李子,妇人吃了以后宜子,容易受孕生娃
娃,叫“芣苡”。这把大家都说糊涂了,这个究竟是什么东西弄不清楚。
所以《周书·王会》记载这个的时候,人们已经弄不清楚,这究竟是一种
什么植物了。
后来,人们终于想起了,古代的传说,传说夏禹,治水那个,禹母,
他的妈吞薏苡而生禹,才突然恍然大悟,说这个“芣苡”可能就是“薏
苡”,薏苡就是我们今天的薏仁,又叫药薏苡,又叫薏仁。薏仁是这种苗
架上面结的果实,剥开里面叫薏仁。今天我们这个很普遍的,很多点心里
面用了这个薏仁,当今的人认为这是一种补品,不仅是妇女吃,男女老幼
都可以吃。为什么就是它?这是由于甲骨文给我们提供了线索。
这六个符号都在甲骨文里出现,究竟是个什么字?薏苡植株上面结的
果实,有一个壳壳,把壳壳给它打碎,里面的籽儿就是薏仁,所以是“”
(yì)字,在甲骨文里是“”(yì)字,多次出现。你看,如果把它写出
来,位置再稍微倾斜一点,再加个“人”旁就是“所以”的“以”。“所
以”的“以”这个字不是虚词,它的本意就是薏仁。你看,这个是“”
(yì),加个“人”,不是薏仁是什么呢?现在的写法是有一个“人”旁
一个“二”那个“仁”。从前的书上,写的杏仁、桃仁、薏仁、核桃仁都
是这个“人”。所以说,你看这个“”(yì)再给它加个“人”就是这
个“以”字,你们看它的笔画,甲骨文里面也有这个字,这个字跟这个字
都读“yì”,所以为什么这个“以”在文言文中间它的字意训用,“用
也”,就是使用。为什么?是由于薏仁这种东西很有用处,所以“以”就
训用,后来再加个“艹”头,就写成这个“苡”,就跟这个“芣苡”的
“苡”一样的了。那么这个“芣”字什么意思呢?“苡”就叫“苡”,为
什么还要“芣”呢?“芣”是它的壳壳,因为这一种薏仁收下来以后,它

的壳壳很坚硬,要把这个壳壳敲开,里面才是薏仁,所以叫“芣苡”。你
就晓得了,“芣”是指外面包的那一层壳。
那么摘这个有什么用呢?怎么会没有用呢,任何中医都知道,用了薏
仁,作为药方配其他的各种药,大有用处。所以这个薏苡又叫药薏苡,
由于是从西域,西边的少数民族那边给周天子献上来的,所以这种薏苡
又叫“回回米”,“回回”旧指西方的阿拉伯人,为什么他要献?当时中
原没有这个了,这样简单的东西都没有了,所以要从边远地区的西面,陕
南,甘肃南部、陇南、陕南、川北这一带,当时被视为西域,这一带还有
这个,就给周天子献上来。底下的人说,这个东西是补品,好得很。果然
好,薏仁的药用是治妇女月经不调,这个跟生娃娃关系大得很。我亲
自见到过,我在19岁、20岁、21岁,解放初期这三年,在报社,报社90%
都是山西北部《晋绥日报》的编辑、记者,包括好多工人、管理者都从那
儿来的,来时都带着他们的太太,农村里结的。到了成都以后都说,她结
婚七八年了不生娃娃,到了成都后,没有几年就生了一群,这个道理非常
简单,是由于他们那里营养缺乏,吃的东西完全没有办法跟成都平原比,
在那里结了婚几年不生娃娃,到了成都可以生,这个才是“和平则妇人乐
有子矣”。南下了,他们大家都是干部了,领导了,还衣食无忧,又有地
位,吃的东西又有营养,自然那就生娃娃。所以可以推测,周朝的时候,
这些妇女一定争着去采这个“芣苡”。科学化验出来,薏仁中间含十七种
氨基酸,在禾本科农作物里,薏仁的蛋白质含量,高于小麦,高于一
切禾本科的农作物,所以是补品。原来这些妇女去摘的,不是摘的药,这
种东西是补品,所以才有传说:夏禹王的妈是因为不小心把薏仁吞下去就
怀了孕。不是什么不小心,她就是吃了很多这个薏仁,营养好了,晓得
不,月经也很调,人也长得壮了,古代说的是“肤革充盈”,肤是指的皮
肤,革是指厚的皮,充是充满了,人都胖了,都满了,盈满了,身体好
了,当然她就受孕,也不得小产了。就这么简单一件事情。所以为什么这

些妇女要去采,由于是野生的,不是哪一家人的,也不是公家的,也不是
国家的,谁人采到谁人要,所以叫“薄言采之”,抢起抢起地在那里采,
由于籽粒是一颗一颗的,采的时候要掉到地下,所以才有“掇”之,拿手
指捡起来。一下就得到了解释,问题就在这儿。
这一件事情,告诉了我们一个历史知识,夏民族为什么崇拜薏苡。至
今夏民族的后代有一个姓,有姓这个的,距今十年前,姓这个人的姓,说
他们是夏禹的后代,还在全国哪个地方开了会,“姒”(sì),这个字的音
读“sì”,姓这个“姒”(sì)的,就用薏苡做他们本民族的图腾,女生为
姓。他们用这个薏苡做图腾,加一个女,“女”旁,因为早的姓是从母
系认证血统,所以加“女”旁。
为什么曾经是这样?一个很好的解释,就是距今一万一千年前,东亚
平原后一次冰期结束,这个是研究地质学的专家得出的结论。一万一千
年前,我们东亚平原这边后一次冰期结束,气温迅速上升,到距今八千
年前升到了顶点,八千年前我们黄河流域再往北去,内蒙古甚至蒙古一带
是植被丰茂,气候温和,很多河流,很多水,很多沼泽地带。这种状况
八千年前才开始出现,导致了我们东亚所有的这些人进入了一个黄金时
代,包括中华民族。
如果不是那一万一千年前的冰期结束,根本就没有中华民族,只有华
南一带的少数民族,整个华北、华中这一带异常寒冷、干旱,人类无法生
存,一万一千年前开始结束以后,八千年前,整个大自然,黄河流域跟黄
河流域以北生机蓬勃,很多雨水,温暖、潮湿。一下就解释了为什么有
象,华北平原有象,只有在这样的环境中,芣苡、薏苡才能够生长。因为
薏苡是一种热带、亚热带的作物,必须要满足它的温度、湿度、光照。那
么这几千年来,由于环境改善了,大量的有了这个薏苡,而夏民族就是在
这个时候,在中国这一片大地上,个崛起,而且进入了中原。所以夏
这个字在《说文解字》里不是春夏秋冬,《说文解字》你去查“夏”这个

字,“中国之人也”。“中国”不是说的今天这个中国,“中国”的意思
是中原,中原的人就叫“夏”,为什么呢?是因为个在中原出现国家
形态、建立政权的夏民族,是以“夏禹”为始祖,开始了夏商周,夏以前
都是传说。
不要硬去说我们的历史如何古老,因为你不能够随便把一个挖出来的
钵钵、盆盆、陶器都算作文明。你要那样算,那人家其他地方的文明,有
些比你还早。所谓文明,是指有历史记载出现:要有文字,第二要有
历史记载。夏民族开始,夏朝历代的国王都有历史记载。更要早些就是传
说,包括尧舜都是孔子、孟子儒家传说中间的古代帝王,没有确切记载,
所以这个夏民族当时的兴起,就是由于夏民族是从西边来的,把南亚那一
边的薏苡带到了中原,大量的种植。你要知道,一个民族,如果他掌握了
这一个,那天下就是他的了,是因为这样好的一种农作物,男子吃了身强
体壮,能打仗,人都长得高些,是不是?妇女吃了会生娃娃,他的民族的
成员迅速膨长。一个民族的兴衰跟人口分不开,人口的增加和他的饮食分
不开,因此夏民族把薏苡作为图腾来崇拜。
而到后来,从八千年前以后,逐渐的气温又在降低了。降低后,整个
华北平原植被再也不是那么好了,因此这个黄河流域逐渐就没有了这一种
农作物,薏苡没有了,有也只是一些野生的,没有大田种植,大面积收获
没有了,所以很多人就不知道这个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对了,你注意,我们要回过头来说,要注意“周南”两个字,《诗
经》里面这首诗是编在《周南》里面。《诗经》一开始是《周南》《召
南》两个南,接着底下是《十三国风》,《十三国风》接着是《小雅》
《大雅》,后是《颂》,从《周南》开始。什么叫《周南》?周朝初
期,武王把天下打下来后,前后大概四年就死了。这个天下就交给成王,
成王还是娃娃,那就喊武王的两个弟弟,亲兄弟,来帮着管理国家,一个
是周公,一个是召公。

这个周公,你不要听到这个名字以为是一个老大爷,白胡子,老得那
样子背都直不起了。才不是,周公管国家的时候还不到三十岁,是个年
轻人,而且是个了不起的诗人,《诗经》里面的《七月》这首长诗就是
这个周公写的,绝不是民歌,民歌不可能有那么好的,一首概括力那么强
的(诗)。周公,大政治家、大诗人。周公还有一个弟弟叫召公,他们两
个就分开管。周公是住在洛阳,那么周南就是中原以南这一片地区,周公
单独管,包括哪些?湖北省北部、陕西省南部,具体说来汉水流域归周公
管;再往西边去,陕南那边有渭水流域,川北这边有嘉陵江流域,归召公
管。那么周公管的这一带就包括汉水的上游——陕南,陕中、陕南,这一
带当时气候比黄河流域温和得多,至今你去看陕南,陕南和陕北完全是两
片天地。陕南这一带,比如宝鸡这一带,汉水流域也经过这儿,这一带都
是庄稼非常好的,植被繁茂,只有这一带还存在有这个芣苡。所以为什么
这首诗没有出现在其他中原那边的《十三国风》里。不可能!所以“周
南”两个字安在这里不是没有用的。这个诗的题目帮助我们了解,因为中
原那边就不可能有这个了。
一下你就恍然大悟:为什么东汉时候,那个马援,出征交趾,就是去
打越南,个去打越南的就是马援——伏波将军,还带着海军从海上漂
过去,把这个交趾灭了,马援后来说过很有名的话“大丈夫,当马革裹
尸”,就是说要死不能够死在家中妇人之手,应该在战场上,去战死,收
尸就用马的皮子裹着尸体运回来,认为这样才很光荣。
马援打了仗,立了那么大的功,回来他的车上装了一大口袋,大家都
说这里面装的宝石、珍珠、钻石,中间都是小颗小颗的。传说他去打越南
的时候发了大财,说他弄了好多宝石,那倒是,缅甸那边就是产很多宝
石,那个时候的交趾国管得宽哦。那时候,就是有那么多宝石。结果回到
朝廷,上面查他,打开看,带了一口袋薏苡。因为越南那一带气候温和,
不是野生而是大田种植。马援没有带其他的,就带了一口袋这个,带回

来拿给他太太(作为)补品,好生娃娃的,就是这个,后晓得他不是贪
污,也不是去抢劫了人家,就是薏苡。所以郑板桥的《道情》中间有一首
叫:“南来薏苡徒兴谤,七尺珊瑚只自残。孔明枉做那英雄汉。早知道茅
庐高卧,省多少六出祁山。”孔明说:你看嘛,人家一个好人,运了一口
袋薏苡回来,结果受到那么多诽谤,“南来薏苡徒兴谤”。
这样你就知道了,为什么后人弄不清楚这个芣苡是个什么东西,这样
说,那样说,而且晓得了为什么中原人不认识这个,已经都没有了,而且
也晓得为什么这种庄稼只有很少的地方还有野生的。这个是野生的,那么
你就晓得,前面人家加的那个序,叫“和平则妇人乐有子矣”,就说人家
妇女愿意生小孩了,愿意生胎、第二胎、第三胎……第N胎,反正就是
因为天下不打仗了,打起仗来哪个生呢?大起个肚子,连逃难都很困难,
你还去生什么呢?巴不得不要受孕,不打仗了大家就生。
所以人家也说这首诗是颂歌,你仔细想也是,它没有直接说这个文
王、武王好伟大,周公领导好,一句都不提,只说妇女些忙忙慌慌地要去
采摘野生薏仁。如果天下是暴君,不得安定,战争不已,谁去采这个?
没有人采,所以这样说,也可以说这首诗是在歌颂。后人有些解释,就说
这个文王三分天下有其二,行了仁政很有德。其实可能也还不是,因为就
是在文王那个时代老百姓也没有过到什么好的日子,是因为要准备打大仗
了,夺取天下,所以积累的那点财富都悄悄地用于富国强兵上面,没有好
生过到日子。到了西周,天下也抢过来,文王早就走了,武王也走了,然
后又有周公推行文教、与民休息的这种政策,这才真正安定下来,所以妇
女有这样高的积极性去采这个薏苡。
还有一点,就是这首诗除了它的内容告诉了我们,野生的谁采谁有,
还涉及“私有”这个“私”跟这个薏苡的关系。
战国时候,很有名的法家,荀子的两个学生,一个李斯,一个韩非,
李斯得到了秦始皇的信任,当了丞相,天下文官的首领。韩非和李斯一

样,也是法家,被李斯整死。韩非想要亲自投到秦始皇那儿去,是因为
秦始皇读了韩非的文章以后就说:哎呀,这个人的学说正合我的这个意。
法家的学说强调集体主义,坚决反对个人主义,尤其强调国家主义,一切
都是国家利益,个人置之不问,老百姓不要想有什么权利,你只考虑怎样
守法。所以这个秦始皇就很喜欢这一套,用了李斯。韩非也想过来,他们
两个都是理论界的权威,法家的领袖,就像马克思跟恩格斯两个人,结果
这个“恩格斯”被“马克思”弄死了。这个秦始皇就跟李斯说:丞相,这
个人在哪里,我们要把他请来哦。丞相说:这个人死都死了。结果是关起
的,李斯悄悄把他关起的。李斯晓得:我们两个卖的药都是一种药,买了
你的药,如果你受到宠爱,我就会失宠,我的各种权、势、财富都没有
了。非弄死不可!同一个主义的人整起来特别狠,倒是跟他不相关的,他
还不管——他们是另一家学说。韩非这个人可怕得很,这个人比李斯还要激
烈。韩非的主张,认为社会上有很多寄生虫,哪些是?商人,全部应该
取消;第二文人,可恨的,因为文人有了点文化,就要随便议论,妄议我
们的朝政,很可恶。商人是自私自利,不爱国。
韩非解释文字,下面这种解释被认为权威的,没有人出来反驳他。
韩非说什么叫私,什么叫公?自营为私,所以说营私舞弊那个“营”,
“自营”就是自己画一个圈就叫私。因为在小篆的篆文里,“私”()字
就是这样写,画一个圈就叫“私”。背私为公,你看人家这个公字,上面
是“八”,“八”就是“背”,背叛他,就是反,这个“八”的意思不是
7 1,也不是2×4,“八”的意思就叫“扒”,扒树皮,两边这样扒,就是
反过来。韩非解释,这个就叫私,这个就叫公,公就是反私,“八”就是
反,底下是私,叫背私为公。背叛了私有就是很好,就叫公,没有人来驳
斥他,为什么呢?是因为小篆的那个“公”,底下确实是这样写的,上面一
个“八”。他按照文字这样子解释,说自营为私,自己画一个圈圈就叫私。
你不要说,他还有点道理。20世纪50年代我在农村里看到,农民买了

一挑新的箩篼回来,挑的那个箩篼,有一道手续叫号箩篼。因为家家户户
都有箩篼,都一样的,要把它号一下,就打一个记号,农民怎样打呢?又
写不来字,拿毛笔画个圈,因为画的圈有的圆,有的扁,有的尖,有的瓜
子圈,有的尖向上,有的尖向下……就可以区别了。画一个圈,自己画的
自己认得出来,这个倒符合韩非说的叫“自营为私”,自己画一个圈——
这就是我的了。连阿Q在法庭上,喊他签个字(他)签不来,后都画的
圈,结果他画了一个瓜子圈,手画圆都画不来。似乎讲得起走。
因为当时没有发现甲骨文,没有人出来敢驳斥韩非的这种学说,而且
这种学说,儒家的人都承认,叫“自营为私,背私为公”,这就是早的
文字学,解释文字。
后来甲骨文一发现,证明上面的全是胡说,欺骗世人,欺骗了这么多
年,当作真理一样的接受。甲骨文出来了,是这样写的,画的是薏苡结的
果实,结在苗架上面,根本就不是什么“自营为私”,自己画一圈就是
私。而且音读“yì”,不读“私”。而“公”也不是我们今天说的公共,说
的大家、公家,不是。从前的“公”,在《诗经》里面说的,指的是“领
主”。所谓为“公”,不是为你我他这些人,是为我们的某一个头。我们
种的土地是在他手下的土地,种了我们要交公粮,什么叫公粮?交给这位
公——大领主,因为他要收(租),他的土地租给我们,我们交的租,交
“公”是这个“公”,不是交你我他、公民社会,大家都有一份的那个公。
因为这“公”的概念都没有弄清楚,而且甲骨文里面的这个“公”根
本就不是“背私”,甲骨文的“公”是这样写的:是什么意思?“公”
的意思,古音读“瓮”(wèng),就是大的那个坛子。川南那边,内江
坛子,比较大,胖的,上面一个口口,装酒的,叫“瓮”。这儿画的一
只大的瓮缸、瓮坛,又画两笔是什么意思?表示有共鸣音从里面出来。一
只大的瓮坛摆到那里,你把耳朵拿去听,听到里面“嗡嗡嗡嗡嗡嗡”的声
音。对了,取个什么?叫“瓮”。古人说的这个叫“其名自呼”,瓮缸、
·周南·芣苡·
051
瓮坛,它自己说它的名字叫“瓮”,是我们耳朵听到它里面“嗡嗡嗡”在
说,所以“其名自呼”。实际上这个根本就跟“公”没有什么关系,那为
什么后来称某人为“公”呢?是因为所有的容器,的是瓮缸跟瓮坛,
特别是某些头儿,比如说像这个大的领主,他吃得胖胖的,这样肥,是有
点像内江坛子那个瓮,所以称他“公”就是大的意思。因为坛子、缸子大
的都叫瓮缸,是人中间的大人、地位高的,也叫“瓮”,就转成“公”。
至今我们读的这个“公”字,如果底下加个羽毛的“羽”都还读“翁”,
所以说这个“公”结果就是这么回事。
真相一出来,甲骨文一出来,把韩非的学说彻底推翻。所以,今天我
们遇到这个字,这个“私”字,《说文解字》都没有讲清楚,《说文解
字》说“私,禾也”,就是有一种禾本科植物,农作物,名叫“私”。
禾本科农作物几百种,究竟哪一种没有给我们说,所以许慎自己也弄不清
楚,只看见这边一个禾旁,就说它一定是一种农作物。“禾”的意思是小
米,从前把小米称为“禾”,代表所有的农作物,所以水稻的“稻”都有
“禾”旁。这个“私”本来的意思不是“私有”,不是英文的private,不是
的,是一种庄稼的名字,这个庄稼就是薏苡,“私”就是“苡”。这边是
像薏苡的形(),结了一颗,读“苡”(yǐ),这边是说它的种类属于农
作物,就叫“私”。